探索服务新场景:多机构试水预付款信托

来源:中国经营报   时间:2022-08-22   浏览次数:0

健身卡、美发卡、蛋糕卡……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在使用预付卡或“先付费后服务”,但健身房、校外教培机构等倒闭或卷款跑路、消费者维权无果的事件却也屡见不鲜。

随着涉众资金监管的挑战不断加剧,运用服务信托模式和金融科技手段加强预付式消费资金管理的需求应运而生。

近日,昆仑信托华东地区业务总部业务总经理陈育雄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托制度具备天然的“财产独立”与“破产隔离”的优势,能够促进涉众性社会资金的安全管理和有效使用。

中航信托相关业务负责人则认为:“预付类资金管理服务信托是信托服务本源优势的显著体现,信托公司能够综合运用金融和受托服务工具,深入服务场景的‘毛细血管’,助力国家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水平,维护消费者权益,实现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创新方式。”

让涉众资金更安全

本报记者了解到,从信托行业整体来看,中航信托、万向信托、国联信托、江苏信托、紫金信托、苏州信托等接连落地预付类服务信托业务。

针对教培领域预付款管理的服务信托,率先在苏州、无锡等城市落地。

2021年10月,国联信托成立了国内首单教育培训资金管理服务信托。据国联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该模式下,家长缴费资金直接进入信托账户,信托公司按上课进度定期向培训机构划款,家长可在线课程查询、签约、付费、退款、跑路举报,也方便教育主管部门在线管理,随时察看全市校外培训机构招生、收费、授课等情况,实现实时管理,为落实“双减”政策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

紧随其后,苏州市校外培训预付资金信托管理系统从2021年11月上线运营,至今已8个多月,该系统采用“政府+信托公司”的模式。

“我们也看到了行业内,已经有针对教培资金预付款、物流平台资金托管服务等其他领域陆续开展的预付类资金管理服务信托创新实践。”据上述中航信托业务负责人介绍。

近日,中航信托聚焦“预收费管理场景”,最新落地了“企业资金管理服务信托”,在开展预付类资金管理服务信托领域实现新成果和新场景,解决了先收费后服务的预收款模式的行业痛点。并且,通过信托架构的设计,实现了企业预收资金的有效监管和有序使用,保障了消费者和企业等各方权益,可以批量复制。据了解,该信托的委托人为西安某培训机构。

一位信托业内研究人士指出:“此类信托的目的是通过服务信托,使涉众性资金随时处于可控状态。防止因商家‘跑路’而导致消费者未消费的款项及押金无法追回的现象发生,从而保障消费者权益。”

除了看管好“学费”外,近年来,信托在各领域涉众性社会资金管理的探索案例频频落地开花。

在消费领域,包括江苏信托、紫金信托、苏州信托在内都在尝试消费领域的预付资金监管方面的业务。

在房地产领域,中航信托早前相继成立了首单双受托制物业管理服务信托、首单社区基金会管理服务信托、首单房屋交易保障服务信托等创新业务。

以房屋交易保障服务信托为例,聚焦二手房房屋交易领域存在的显著痛点,是以二手房交易资金监管为基础所推出的。

在该模式中,中航信托提供资金监管、支付结算、执行监督、信息披露等受托服务。在资金监管过程中,如交易顺利则服务信托将交易资金划转至卖方指定账户。如遇交易失败或交易纠纷,则服务信托将依据交易双方最终协商结果或生效裁判文书向资金归属方进行划付。

挖潜业务新流量

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和生活品质的不断提升,消费场景的多元化和消费体验升级进程也必将会加速,预付类资金管理服务信托可拓展的场景会进一步释放。

“全社会经济活动中,凡是涉及需要资金独立监管、保障资金安全的领域,都可以且应该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的作用。”陈育雄认为,房地产开发销售及租赁领域的房屋预售收入、房屋租金收入,股权资产、实物资产或固定资产等资产交易领域的保证金,贸易行业、制造行业的预付货款等,都可以合理运用信托监管机制,保障买方与卖方的合法权益,妥善解决各行各业、各个交易环节的资金安全问题。

受访人士普遍提到的现实问题是,“目前而言,这块业务尚难盈利。”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更为看重此项创新业务背后潜在的“新客户”和“新蓝海”。

某信托公司相关业务人士坦言:“还不敢说能挣多少钱,但能跟商户、个人消费者、主管部门、政府机构等发生广泛的联系和高频的互动,这也算是一个新的流量入口,未来或许可以针对这些客户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以及拓展新业务场景。”

陈育雄表示,对于预付款服务信托业务过程中引入的机构及自然人客户,信托公司可为其配套提供全面的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信贷融资、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服务。

经济效益之外,服务信托带来的社会效应或许更加立竿见影。陈育雄进一步分析指出:由信托公司提供预付款服务信托业务的财产保管、权益登记、支付结算、执行监督、信息披露、清算分配等行政管理服务,既能有效保障消费者资金安全,又能从一定程度上减少行业主管部门的工作量,充分履行信托公司的社会责任。此外,信托公司研发的阳光型服务信托业务系统,可满足行业主管部门、商户和消费者的多维信息查询需求,真正实现信托管理阳光化、消费品质阳光化、纠纷处理阳光化,逐步实现市场秩序的有效优化。

中国信托业协会会长,中航产融、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此前撰文亦曾指出:“通过开展预付类资金管理服务信托业务,信托公司与既定场景的服务机构、相应主管部门、行业协会、政府机构、金融监管机构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关系和服务生态,可以增强信托公司对特定区域、特定行业、特定群体的服务黏性,有利于更有效地展示信托制度本源优势,促成开放合作的新机遇,为信托业深化转型主动谋求新出路。”

尚存多方面挑战

除了尚未盈利的问题之外,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信托机制在涉众性社会资金管理领域的充分运用,很大程度上需要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的支持,各项政策的完善与配套,以及广大消费者的充分认知与信任。

“虽然引入信托公司作为第三方管理消费预付款和共享经济押金,对于商家和消费者均有利,既保障了消费者权益,又打消了消费者顾虑,便于商家的营销。但是,让商家自愿就预付款和押金设立服务信托,交由信托公司管理和处分,仅凭商家自愿较为困难。原因是引入信托公司作为资金的第三方监管机构以后,商家不能将所收取的预付款、押金用作他处,失去了对这些资金的支配权。”

中铁信托研究创新部总经理管百海此前表示:“建议国家出台相关政策,对于消费预付款和共享经济押金,要求商家必须设立服务信托引入信托公司作为第三方监管,切实保障消费者权益、维护社会稳定。”

实际上,在上述落地的服务信托案例中,不乏各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的配套制度供给和支持。比如,2021年底,无锡市教育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无锡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资金监管办法(试行)》,是国内首个明确以信托模式监管校外培训预付资金的管理办法。

据国联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无锡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资金均实现监管,文体、科技等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监管以及商业零售、体育健身等其他商业预付费领域预付资金监管均在推进中,将于近期落地。

陈育雄告诉本报记者,公司曾多次向宁波市商务局、消保委、市监局等部门以及宁波银保监局、人行及金融办等金融监管部门推介与沟通预付款信托方案。

目前,昆仑信托与宁波市“放心充”平台合作,探索实践小额、高频消费场景下的预付卡资金监管,是全国首单覆盖全行业、资金全监管的预付款服务信托。据了解,近日宁波银保监局在官网披露了关于市十六届人大一次会议第469号建议答复意见的函,提到重点指导辖内信托公司完善并大力推广预付款服务信托。

除了社会公众认知和配套制度供给之外,信托公司发展预付类资金管理服务信托业务,仍存在着多方面的挑战,比如机构自身的系统建设和服务能力尚待进一步提升。

本报记者了解到,开展此类业务必然涉及广泛而分散的大数据信息处理、账户结算及权益分配等业务功能,而这需要较强的信息处理和数据服务及治理能力,与信托公司传统业务的系统承接能力存在较大差异,对公司数据治理及服务系统要求较高,需要信托公司具备相应的技术资源储备。此外,商业银行作为竞争对手,具备专户管理经验,且金融科技水平也明显高于信托公司。

在陈育雄看来,信托公司在开展预付款服务信托业务时,还需要解决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完善信息系统,实现多场景、高频次的实时系统对接,提升时效性、准确性,从而提升客户体验;二是加强相关行业政策研究,利用信托制度及信托系统,在实现预付款资金安全监管的前提下,满足行业主管部门的各项监管需求,从而提升社会治理能力;三是在市场宣贯及推广方面,希望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通过主流媒体的高频宣传,使政府部门以及社会公众能够更好地了解“信托”,并充分认可信托的制度优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来源“中国信登”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网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信登)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